J.D.Salinger

Loving you is the important thing, Miss Lester.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think love is sex and marriage and six o’clock-kisses and children,

and perhaps it is, Miss Lester.

But do you know what I think?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某一首歌

你有多久没有看到,满天的繁星
城市夜晚虚伪的光明,遮住你的眼睛
连周末的电影,也变得不再有趣
疲惫的日子里,有太多的问题

你有多久单身一人,不再去旅行
习惯下班回到家里,冷冰冰的空气
爱情这东西,你已经不再有勇气
情歌有多动听,你就有多怀疑

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
也有人喝醉哭泣,在一个人的北京
也许我成功失意,慢慢的老去
能不能让我留下片刻的回忆

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
也有人匆匆逃离,这一个人的北京
也许有一天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离开了这里,在晴朗的天气

让我拥抱你,在晴朗的天气

只能为你写一张小卡片

早早地买好了母亲节礼物。对淘宝店主卖萌谄媚哄的店主又开心又感动的样子(也不知道真假),遂答应给我包礼盒写卡片还送小礼物。虽然也有可能是店主一贯的手段,但我还是愿意相信这家卖印度和锡兰红茶的小铺,和我一样只是单纯地想对母亲表示一点什么。

TT说,最好的礼物就是一张回家的机票吧。而我,最近的我,只能为你写一张小小的卡片。

抽不开身的日子里,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里,希望时常有一杯茶可以温暖你。

 

单纯地想对一个人好;想象她笑的样子就会满足了。

再一次懂得和拥有了这样的心情。

 

嗯…也再一次想家了。

IMGP6911

和你们一起

太久没更新了吧。

面对博客,每每有写字的冲动之后,总是被更长久的沉默笼罩。总觉得,没有完整的时间来思考(或许本来有的时间都被吃和睡占据了)。

前两天看到UI的Micky学弟拿到了哥大电影系的offer,看他踌躇满志又尽力显得平和地写了那篇申请记录,看到他说高中时代的梦想竟然照进现实,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虽然只是不算熟悉的学弟,虽然只是作为创业项目的邻居伙伴,在身边出现一个跨专业成功而且还是转到牛逼的哥大电影系的例子,多少有些震动。心中有什么在蠢蠢欲动的感觉。

前两天听闻某人说想出国学艺术,从头来过。现在终于可以告诉她,你看,真的是有可能的。

当然,我们不能忽略的是那些默默的努力和不被大部分人理解的痛苦。成功有多快乐,痛苦就有多深重。

我猜,幸福与痛苦、得到与舍去,应该是成正比。所以,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是不易呢。

把经过的所有在记忆里刻画出正能量,是个技术活。But don’t panic, 那些所有都会是有意义的。

 

而我。

除了悬在头顶上的考试,其实最近的生活也太不上有多大的压力。尽管最近老是在失眠。

是谁和我说,就像温水煮青蛙。我们安慰自己,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也许我们并不是为生活的挫折和那些主流价值观妥协;而是害怕和逃避那些可能到来的痛苦,或者只是因为安于没有太多压力也没有太多惊喜的日子而慢慢变成了面目模糊的“大人”吧。

一阵发寒。

酝酿一次远行,以调和平稳生活的侵蚀。

 

安全感来自于把自己放置于变化的环境中,而非保持不变。我也同意这一点。

大概因为处于不可预知并且认识到自己是唯一可靠的依靠之后,反而觉得更有勇气了吧。

 

别那么轻易说放弃!别那么轻松地就丢掉Plan A选择Plan B!

结束大惊姐的“租房而居的日子”的采访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想说的是:希望我们拥有的不仅是一段相互帮扶陪伴的时光,而是想起你们,就想起和你们一起为各自理想生活而keep on fighting的动力。

moving on

搬家就是,强迫自己重新审视很多已经尘封打包的东西。目测要熬夜整理东西了。

忘了是婷婷还是谁说,不要回避过去。要坦然面对自己当年的幼稚和任性。

把时光当做礼物好了。好的坏的,我努力都一并携带前往。

Are you happy?

未标题-7 

IMGP4009_副本

低潮期

越来越觉得与别人深谈的困难。每天每天我们都用二逼的欢乐渡过,哪怕已然看到彼此的痛苦。
以前的自己,乐于坦言自己的不开心,现在只觉得各种难以叙述以及不愿意表达:过去的人生只有自己经历,那些真正的痛苦也不是一时兴起的,又怎么能够被别人分担呢?说再多“我懂”,也不过是言语上的自欺欺人的安慰。
而讨论痛苦,这又该是一件看起来多么矫情的事啊。
不不不。
不想见人不想说话。
埋头工作或者宅在家里。

又一个低潮期。也许是因为空气太糟糕,也许是想找个放任自己的理由,谁知道呢。

另一方面来说,人与人彼此之间的差异与无法百分百的了解,这难道不是很有趣么?

读书太少,想太多

加班到九点半然后毅然决然在寒风中打车奔去MAO看了1/4场演出这种事情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

宋冬野其实也还挺好听的,就是总觉得他有时候唱的比较刻意,有种在“炫技”的fu……=。=

还是喜欢尧十三嘛。安安静静的弹琴就把我秒杀了。

穿过昏暗的走道,裹挟着一阵寒风走进挤满了人的MAO。这样的小夜晚让人神经放松。

 

听完歌喝点酒就变得话很多,好像几年没有掏心掏肺说话一样一股脑倾诉给了新朋友。

有时候觉得,我们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区分出新朋友的气场相投与否的。这种气场上的第一印象很难被改变。

爱肉丝女士说,有一种圈子越来越小的感觉怎么办好焦躁好捉急。三千同志不作声地拼了N遍积木。爱肉丝说你要不要这么心如止水。

其实我也焦躁也捉急。可是生活没有留下那么多思考死磕的时间。

加班到窗外天色渐亮却在第二天被全盘否定之类的烦躁,还有那些疑问,职业规划怎么做,要不要回去什么时候回去之后做什么,还会不会遇到那个人,过去现在的这些那些选择究竟对不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甩都甩不掉的烦恼。

二十几岁的尴尬年纪,什么都没有,连时间都觉得不够。不止一次地质疑自己。

降温,起风,大雪将至未至的样子。让人心里有一点点冷。

而十二月就这样来了。

 

JS的老板端着两杯酒说,不好意思今天下手有点重。

三千和爱肉丝果断一杯倒。

其实睡一觉就好了。

你就是书读的太少然而又想的太多。

2012.11.2

1.有感于不负责任的客户:自己负责的工作如果偷懒 了/拖延了,承担后果的不仅仅是自己;也会给之后环节的同事带来很多很多麻烦。

2.还是甲方好,对不对。TAT

3.保险行业到底怎么赚钱以及赚多少钱……我是真的真的很好奇。

那些我们消磨掉的时光

大学四年的照片,基本上都还留着。虽然绝大部分都不是自己的照片。

整理相册的时候,在少数几张照片中猛然觉得好像已经不认识头发长度过耳垂的自己了。

说真的,那些都是谁?

000013

那些扔掉的眼镜,留长又剪短、烫卷又拉直的头发,那些毕业季里处理掉的大概只穿过一季的衣物

那些不会轻易再翻阅的照片、明信片

那些不断被抛在身后的各个时期的“品味”

那些原本陌生然后变得熟络最后又远去的人,还有一直那些毫不犹豫无保留信任的人

那些回不去的我、我们。

=================================

各种懒的十月

因为天气冷,变得依赖和留恋被窝

快点来暖气好么

每天都起不来好讨厌啊

还有那谁谁和谁谁

别再催我照片的事情啦……我也要过周末的呀……

Heading North

十一长假的你们都在哪里、做些什么?香港?越南?霞浦?美利坚的某个角落?还是万年不变的宅?

其实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旅行了。这两天处于出行前的一贯的期待和焦虑和不耐烦阶段。

两年前的十一也去内蒙古,这次的目的地是以额尔古纳为起点,往北然后走一个环线。只可惜时间不允许,否则就一路向北走到漠河。朋友们开玩笑说明年干脆抽时间去走俄罗斯火车旅行的线路吧。

最终还是把奇乾从目的地list里去掉了,这个很多人说美到极致但也有不少人说大家都夸大其词的小村庄。我也不知道这个选择会不会后悔~

这种三十个小时火车的旅行,我有时候觉得自己也是有点疯了吧?

但是对那种晴天里的风吹麦浪、穿过白桦林树叶的斑驳阳光、晚风拂过林海的阵阵松涛,还有山林尽染的层层金色、河面上升起的氤氲白雾、骑着马看夕阳西沉,我又怎能无动于衷呢?

对于那些逝去的年代,总是充满了万种好奇。不仅是故事,也是风景。

忽然想起前阵子读到的一段话:

无论我们已走了多远,无论经过了多么漫长的时光,无论那些相爱过的人各自走了多远,那些爱又是不知何时能再回头找到它,那些爱过的永远都会在心里,一直在心里。

所有的旅途,也一直在心里。

再没有比许巍的《旅行》更适合表达了。

===================================

中午天气很好,我去豆叔新开的咖啡馆买了一杯拿铁,就在三环路的另一边。去熟人的咖啡馆的体验很棒(也算是熟人了吧哈哈)。如果以后开咖啡馆,还是要找豆叔买豆子呀!

最近有个朋友的状态里写着:趁阳光灿烂,我们从不孤单。

抬头看一眼北方无云的蓝天,心情也是可以这样简简单单地美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