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志

嗯,辞职了。

原本打算着冬天的时候走,大概在七月下旬某个晚上,在和几个人聊天之后,忽然下定决心,打开电脑写好了辞职信。

就这样。有时候我也佩服自己的行动力。

如果说人生是收集勋章的话,我终于有了第一枚“辞职”。

一度曾经非常忐忑,思考了很久老板会怎么回复我的邮件,对我还算有点给予重任的客户该如何解释/才不至于对公司有不好影响,现在手上的工作如何交接,才能接手的同事不觉得痛苦…等等等等。

机油说:走都要走了,还在意这些干嘛。但是总觉得,有始有终。只有开头漂亮没有用,结尾也要平稳落地呀。

事实证明,目前看来,我的前两点担心都是多余的。做好交接工作,才是实实在在的。

2008.9-2014.8 六年帝都。我觉得我之后也会在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时刻回想起北京的生活,大学,231,当绿,后街的酒和串,很多其他地方的酒和串,好吃的不好吃的少部分流连忘返的馆子……

枣营北里6楼和屋顶,朝阳公园的秋天下午躺着睡觉,蓝色港湾拎着相机踢着拖鞋在半夜里去游荡,看过的展览,喝过的咖啡,用脚步丈量过去的胡同,在宜家和MUJI计算着卡里余额和租房的面积……

从三好学生到翘课爱好者,从普通文艺女青年到二逼吃货,再到淡然处理家里误入的小老鼠,从职场小白出门见客户也不记得带名片,到客户给予肯定和信任甚至说“what can I do without you”,不知道什么时候,改变就那样悄然发生了。

其实,真正回头看的时候,6年也不算长。此间完完整整参与了/旁观了我的这一段人生的亲爱的你们,请不要说再见。

西哥和婷婷也会和我一起搬走。大学宿舍一般的合租生活也快要走到了尽头。我们不再一起生活,四散天涯,各自奔赴前程。总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毕业。

离别总是感伤,哪怕新的生活也带来新的期待。

接下来一个月,希望可以有一个,漫长的,不那么煽情的,不孤单的,欢欣鼓舞的,和你们一起的,和这一段时光的告别。

--------------------

南方姑娘 你是否习惯北方的秋凉

南方姑娘 你是否喜欢北方人的直爽

日子过的就像那些不眠的晚上

她嚼着口香糖对墙满谈着理想

南方姑娘 我们都在忍受着漫长

南方姑娘 是不是高楼遮住了你的希望

昨日的雨曾淋漓过她瘦弱的肩膀

夜空的北斗也没有让她找到迷途的方向

阳光里她在院子中央晾晒着衣裳

在四季的风中她散着头发安慰着时光

南方姑娘 你是否爱上了北方

南方姑娘 你说今天你就要回到你的家乡

思念让人心伤 她呼唤着你的泪光

南方的果子已熟 那是最简单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