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潮期

越来越觉得与别人深谈的困难。每天每天我们都用二逼的欢乐渡过,哪怕已然看到彼此的痛苦。
以前的自己,乐于坦言自己的不开心,现在只觉得各种难以叙述以及不愿意表达:过去的人生只有自己经历,那些真正的痛苦也不是一时兴起的,又怎么能够被别人分担呢?说再多“我懂”,也不过是言语上的自欺欺人的安慰。
而讨论痛苦,这又该是一件看起来多么矫情的事啊。
不不不。
不想见人不想说话。
埋头工作或者宅在家里。

又一个低潮期。也许是因为空气太糟糕,也许是想找个放任自己的理由,谁知道呢。

另一方面来说,人与人彼此之间的差异与无法百分百的了解,这难道不是很有趣么?

  1. 什么时候又换样子了!!!!!!!!!不能谈痛苦,主要是因为我不能出去和你们通宵,错在我,因为我如果在一定是先开口的那个……我今年一定设法攒一个局,出差晚回来一天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