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给悉达多》

来自微博,作者未知。

———————————————

亲爱的悉达多:

在开往高山地带的夜班汽车上,我想起了你。

更早之前,从我的窗台望出去,是这个国家一年里最好的时候。稻田里只剩下金黄的禾茬,边缘的丘陵地带上,满山的树木已经纷纷染红,露出成片斑驳的颜色,像一匹杂交的猫。天和地之间没有一点尖锐的障碍,全是柔软的曲线,和温暖的光晕。傍晚会有惊心动魄的落日,融融燃烧着陨落下去,天空渐暗,金碧辉煌。美到极点。但每天都这么美,难免令人生疑。这么美的地方。而且一成不变,让人疑心自己是一只虫子,凝结在琥珀中。日子长了也厌倦。

我想走出去。生命不应该被囚禁在这里。虽然安稳,闲逸,衣食无忧,但缺乏激情。我羡慕你们。去过那么多壮观的地方。高原,河流,草原,雪山,冰川,银光粼粼的咸水湖泊,千年的寺院和城池。你们得以洗涤,广博和透彻。有时候,这些对我来说仅仅是一些词语。由一些简单或者复杂,平直或曲折的笔画组成,没有实际意义。也许需要一些强有力的行动,使它们成真。比如,贯穿整个高原腹地的性爱,我和你在清晨氤氲的雾气中忘情交欢,由于强烈的高原反应和性快感而头晕目眩。也许我会死在那些岩石上,你把我烧了,骨灰洒入冰冻的原野,获得永生。

如果只和你做爱,不用爱你,就不会痛苦了。

我曾经幻想过和你的逃亡。在这个国家彻底崩裂,爱人不知所踪,整个城市只剩下我一个人时,你横空出现了。你有武器和粮食,带着我翻越中原,因战争,灾荒,饥馑而尸横遍野的土地。你一定不相信你可以拯救我。在乱世之中,人人自顾无暇,四处逃散,自相残杀,而你救出了我,带我离开这个国家。如果没有这些幻想,你会显得普通许多,不过是一个孔武有力,略显柔情的青年男人。你会爱上其他颇具要色的女人,你会为了她努力工作,赚钱,与之结婚,生儿育女,举案齐眉。我不在你的计划之内。

我不在任何人的计划之内。我一直有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自己至少对某个人而言是重要的。我进入他的生命里,拥有一个重量。我感到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太轻了,不知道为什么,为谁活着,随时都可以飘荡离开,就这么飘啊飘,真害怕有天突然死去。应该有一个人前来,用他一部分的生命给我加上足够的重量,阻止我轻浮。每当我以为我遇见这样一个人,现实就会迅速将我敲醒。一切不过是我自己的借题发挥,举一反三。流水无情。他们像流水一样从我身边逃离了。他们说,我只是把你当成了朋友。他们从来不知道,我的朋友已经够多了,根本不需要更多。我只需要一个爱人。

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就意味着,我的爱已经被你同样地轻视了。我并不怪你。我知道自己在他人眼里是什么样子:轻浮,放荡,欲求不满,恶俗不堪。我也有过纯情的时期。没有谁生来就是婊子。但曾经的纯情对我毫无益处。我的爱仍然不可能避免地轻视了,被羞辱了一次又一次。受到来自他人的羞辱,必须用来自自己的羞辱,方能抵消。既然纯情无济于事,不如成为一个婊子,也许还能短暂地快乐一些。这样,男人们虽然对我嗤之以鼻,却又忍不住对我趋之若鹜。当然他们最终会唾弃地离开我,投入他们冰清玉洁的梦中情人怀中。但我已经决定不怕了。屡次的失败令我成为一个无心之人。就这么无心无肺,无爱无痛地生活下去吧。藐视一切人的藐视。藐视肉体的衰老,情感的钝化。藐视光阴和死亡。

情感的钝化,只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机制,保证自己不会当场死去。幻想破灭一次,内心就会被削弱一分。防止自己走向癫狂,唯一的办法是将内心和外界封锁起来,将所有的触角砍掉,磨平,对一切快乐和悲伤的反应降到最低,形成一个浑然不觉的,硬实的铅球。这种自我保护,同时也是自我损耗。它每完善一次,都以强烈的疼痛和能力的流失作为前提。现在你知道,我要爱一个人,已经越来越难了,因为每爱一次,都需要挣破厚硬的壳,而往往挣扎到一半,又不得不退缩回去。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由于自己的欲望造成的。对金钱的欲望。对物质的欲望。对爱人的欲望。现实和欲望无法持平。欲望总是来不及实现,就被新的欲望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淹没了。它们从未得以实现,却不肯停止生长,像恶性肿瘤。我面对着自己蓬勃的欲望,束手无策,仿佛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感到渺小和羞耻。

其实你不叫悉达多。我甚至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名字不重要,即使你真的叫做乔达摩-悉达多,你也不可能是我的救世主。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真正解救另外一个人。正如没有谁可以真正依赖另外一个人。我原本害怕在乱世里孤苦飘零,死无全尸,才幻想出这么一个你。但是我怀疑,即使你真的存在,你解救的也不会是我吧。你毕竟有自己爱的人。你会带着你的爱人离开。每一个人都会带着自己的爱人离开。我是几亿个芸芸众生里最不起眼的一个,一把黄土就可以全部掩埋掉。这样的结果,虽然是我最害怕的,却终于无能为力。

所以当你看到这封情书,就说明我已经不会再沉浸在幻想中。这是给你的第一封情书,也是最后一封。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就清清白白了。我面对你时不会再心怀鬼胎。

再见

IMGP4345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