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给妈妈打电话 说我在北京租房了

妈妈和我聊着聊着,忽然像小孩子一样有点难过地说:

我还准备了很多东西等你回杭州来呢,被子被套什么的,连落地灯和玩偶都给你买了!

 

我在拥挤的十号线上差点掉眼泪了。租到房子的激动开始瓦解了。

离家太远,太远。

 

妈妈,请给我几年时间。

我一定回来。

  1. 初中高中的死党,不管分别多久相距多远,坚信总会有再见的一天;为什么大学同学,就会有一毕业就是永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