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也蛮好听啊

突然想去香港。

也不是为了血拼,可能也不是为了那些小吃。

 

昨天坐在我身边吃饭的是一位香港人。看上去二十几,实际上却是三十三了。

非常礼貌,非常gentleman。

说话语速不像北方人那么快。

他和我聊了聊我一点也不熟悉的保龄球,说:我看你用9磅的球就够了。体重的十分之一啦。神马的。

我在心里想,你肯定不知道我快100斤了。哈哈。

云南菜怎么那么辣!!!

一餐饭后,我发现我说话的腔调已经像个香港或者广州人了=  =

 

我想起了雕光那个台北来的设计师。

台湾也很想去呢。

 

据说,站在香港的太平山顶和爬上台北的101往下俯瞰万家灯火,璀璨至极,都非常棒。

但是却不能打动人心。

繁华到让人惊艳,但是你不会留恋。

因为心底清楚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午餐时间听着公司八卦,原来某个姐姐要结婚了,很快,马上。

老公是德国人。对中国人结婚送钱十分不解,与她商量着把收到的礼金搞个基金全都捐出去。

让女方家里哭笑不得。

 

晚饭之后去唱K。另一个实习生的男友很担心地打电话过来询问,就怕她被“潜规则”了。

于是她请我去作证。期间听着他们俩讲电话,女生说“那你相信我啦~?……那亲一下~”

然后给我一个不好意思的甜蜜微笑。

我知趣地笑着走开。

翻出手机,只有西哥回复的一条“那你自己小心点baby”

 

年末了,审计来了。

盯了一整天电脑,合同一堆堆,眼睛累死了。下班的时候一个陌生美女姐姐过来拷资料。声音灰常温柔。瞬间被治愈。

发送的时候偷瞄了一眼地址,不是德电的,公司缩写是ey。在电梯里很白痴地问Eric同学:ey是哪一家事务所啊?

他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说:安永啊!!

哦!原来那个温柔的美女姐姐是四大的!

 

PS.

学校还在努力压缩我们的预算。

太不给力啦。

 

睡觉去啦。

晚安好梦。

  1. @Pan:
    虽然我觉着他当时的意思只是数字上的十分之一并不牵涉到单位换算。。
    估计暗示“我看你应该是100斤”这样的话无论对谁都很不礼貌吧~!哈哈~~